贵州六和敬酒业有限公司
贵州六和敬酒业有限公司
About us
走进六和敬

    中国是一个酒史悠远的国度。中国人喝酒的历史,从传说中的五帝时代算起有5000年,从有史可查的上古三代算起亦有3000年。中国的酒史,是一个颜色由黄到白,酒体由浊到清,口感由甜到醇,酒度由低到高的演变过程。那么,作为国酒发源地的酒乡贵州,在数千年来又有哪些与酒相关的历史与传说呢?

枸酱,最早的黔酒

    贵州的酿酒起源于何时?据现有资料,可知早在2100年前的战国时代,贵州的青山绿水之间就无处不飘美酒香。战国时代的贵州,除了未与中原接触的地带外,还有一部分是属于楚国。在当时的北方各国关于酒的记载都在《诗经》中有不少记载,而南方饮酒历史则多见于《楚辞》。南方古酒是什么味儿,答案正如《楚辞》里的《招魂》和《九歌》里所言的“瑶浆蜜勺,实羽觞些”,“奠桂酒兮椒浆”,和蜜一样甜,和桂花、椒叶一样香。据文献载,当时贵州一带就产生一种枸酱酒了。然而在春秋战国时期,士大夫阶层喝酒也很少找到喝酒的幸福感,主要还是在当又甜又香的饮料饮用。

    大秦帝国统一中国后,重农轻商,抑制消费,并且要管制思想和情绪,所以不准酿酒、喝酒。好在秦代只有15年寿命,至二世而亡,没有对各种琼浆美酒的酿造之术造成断代。到了汉代,人们虽得到了饮酒的自由,但酒贵难得,度数又低。直到曹操之前,中国人对美酒之美的追求也还是以天香为首。在酒乡贵州,流传得有一个发生在汉朝的故事。在汉武帝时期,被派到西南地区“鳛部”搞外交的唐蒙从西南带回了枸酱酒,汉武帝喝了,大加赞赏“甘美之”。据说这就是贵州最早的酒,而从汉武帝的赞赏中可以知道它的味道是甜的。

饮尽千杯求一醉

    喝酒的人早就发现,酒除了香甜满足口感,还有一种功能更美妙,那就是熏熏然娱心,提供幸福感。以醉人为好酒标准的记载出现在东汉时期,有一种酒叫做“中山冬酿”,传说一醉千日。实际上,魏晋时代的名仕们评酒的标准却是口福不如心福,谁劲头大能醉人谁就是好酒。这种理想,在稍后的南北朝时期,被一种“刘白堕”酒实现了。这种酒劲头大,传说醉了一月不醒。上层人士由于互相馈赠,并将这样的酒传到了千里之外的黔中。到了隋唐五代时期,贵州又出现一种“女酒”,“女酒”在古代是指煮酒的女奴,后来渐渐衍生为酒之名。唐代的诗人多,好酒的人也多,但看看写到诗里的好酒,还是和隋炀帝喝的湖上酒一样的“超低度酒”。白居易喝的是飘着酒醅的“绿蚁新醅酒”,李白要到无我无人,“天子来呼不上船”的美妙境界,要“会须一饮三百杯”才行。

    对于高酒度的追求,在宋朝催生了不甜的黄酒--------东阳酒。作为宋代最出名的东阳酒,最主要的优点是辣,据说这种酒辛而不历。以“辣”为好酒的标准成为了有宋一代的饮酒特点。在宋人朱弁《曲淆旧闻》中,记有当时的200种名酒。而产于今贵州一带的“牂牁酒”和“风曲酒”以颇负盛名。传统的香甜风味的酒宋朝人也在喝,但主要是为了应时。例如宋朝春节要喝屠苏酒,有的地方春节喝椒酒,叫做“分岁酒”,喝了椒酒,表示春天来了。然而真正酒徒追求的还是“浓辣无比”。

国酒茅台的崛起

    最迟到元代,中国出现了真正浓辣无比、能让人三杯就倒的高度酒,这就是中国蒸馏酒--------白酒。元朝是中国一个特殊的时期,后人对这100年左右的事情搞得不大清楚。在这期间汉人地区的蒸馏酒技术?只能推论,没有书证,也没有物证。但不管怎么说,短暂的元朝时代过去之后,中国人对高度酒的追求在工艺方向上获得了突破,酒度高达五六十度的中国白酒在明朝开始普遍生产。朱元璋立国,发誓要减轻民间负担,永不加税。所以明朝的“税酒”政策是历史上最宽松的酒政。酒业在明朝200年基本上被看做正当商业,与一般货物流通等收税。

    元明以后,特别在清代300年间,贵州酿酒的优良传统得到发扬光大。清代延续了明代的酒政,白酒在这一时期达到了高峰,在规模上完全超越了黄酒。在清初的小说著《镜花缘》里,记有当时55种天下名酒,其中就有贵州的苗酒和夹酒。关于苗酒,乾隆《贵州通志》说它“色红而味醇厚”,主要产于都匀府各属,为苗族、布依族人民酿造饮用。而在李宗昉的《黔记》记载,夹酒以粮食为原料,“初用酿烧酒法,再用酿白酒法乃成”。其他如勾藤酒、刺梨糯米酒等也各具特色,这当中引人注目的是生产于仁怀的“茅台春”、“茅台烧”。

    在清朝同治、光绪时代,茅台酒已经是贵州第一名酒。在当时的贵州有两个著名的文化人,一个文化家族。两个人物是“西南巨儒”郑珍和莫友芝。宋朝时候,据说有水井的地方就有柳永的词,在清朝很长时间里,茅台酒有点名气,也全靠郑、莫两大文人。莫友芝诗写得好,也爱喝酒,其中不少篇目直接以茅台为主题。他留下了如“骤觉茅台酒力轻,禁寒只自闭柴荆。那堪今夜南明客,独倚孤檠听雨声。”这样的诗篇。郑珍更直接论定,茅台“酒冠黔人国,盐登赤虺河。”一个家族是出了近代著名外交家黎庶昌的遵义沙滩黎氏家族。在黔北望族文人的眼里,茅台酒已经有了文化象征的地位,可以代替“杜康”、“杏花村”等传统酒文化意象,和“折柳”、“执手”等中国文化千锤百炼留下的文化意象并列。然而在莫友芝和郑珍时代,华茅还没有成立。他们喝到的茅台酒很贵。直到清代末叶,茅台酒已经开始用各种方式向外输送,成为黔北和贵州的著名特产。

酒乡百年速写

    1915年,美国为了庆祝巴拿马运河通航,在旧金山举办了巴拿马博览会。开幕的第一天,参观人数次达20万,整个展览期间参观人数次达1900余万,是20世纪世界著名的国际博览会之一。贵州公署应北洋政府要求,选送了茅台酒参展并获了奖。巴拿马博览会得奖,扩大了茅台酒的知名度,身为贵州第一资本家的华之鸿开始重视烧坊,成义烧坊产能增加到了9000公斤。一次高级别的展会提高了品牌知名度,茅台酒迎来第二次发展高峰。在此后数十年,无论是周西成还是王家烈主政贵州的时期,贵州省会贵阳和主要城市都出现了“无酒不茅台”的景象,而其中主要消费的是成义烧坊的华茅。而近代贵州经济的新机来自于抗战。赖永初接手茅台酒恰逢其时。因为较之华茅、王茅,赖茅的价格要偏低。至抗战胜利后,赖茅逐渐成为了在外市场的茅台酒代表品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茅台酒厂和收藏家在重庆收集到的老茅台酒几乎都是赖茅。

    早在重庆谈判期间,就有流传甚广的毛泽东与蒋介石举杯共饮茅台酒的故事。到新中国成立后,茅台酒是西南地区的主要礼物之一。在贺龙担任西南军区司令时,送给周恩来的茅台酒是建国后已知最陈年的茅台酒。如今茅台酒厂的标志性建筑是一座周恩来的塑像,塑像底座有四个大字:国酒之父。其实从解放以来,周恩来就是茅台酒的忠诚爱好者。而在之后的数十年中,茅台酒不仅仅是一种礼仪符号,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政治礼品。茅台酒现今已位居国酒地位,而作为茅台酒的生产地与发源地的贵州,自然也当之无愧地得到了“酒乡“之称誉。